如何看待伊朗油田新发现?

【Forbes网11月13日报道】就在8周前,每位石油观察家的脑海里还萦绕着这样一个问题:沙特阿拉伯能否在合理时间内恢复到阿布盖克袭击前的产油水平?该地区是否会卷入沙特与伊朗(战争源头)之间的大范围战争?好吧,这是两个问题,但就目前来看,似乎发生的都不是时候。

伊朗宣称发现了储量为510亿桶的油田,这一消息无疑令人兴奋,但也有需要说明的地方。首先,其宣称的是石油地质储量,而不是储量,也就意味着可探明的储量将在100-150亿桶左右,并且要取决于开采率。尽管如此,这还是比林奇爷爷当年在西弗吉尼亚发现的油田高出100-150亿桶。

该油田规模可与两家石油巨头相媲美,一个是哈萨克斯坦的卡沙干油田(Kashagan),另一个是沙特阿拉伯的谢拜油田(Shaybah),这两家公司的日产量均为100万桶。该油田储量丰富,更准确而言,潜力无限,这表明,其他欧佩克成员国肯定期待看到特朗普政府将如何采取措施阻止伊朗石油进入市场。

但是,这也证明了“石油峰值论”分析背后的一个主要缺陷。科林·坎贝尔(Colin Campbell)和珍·拉黑尔(Jean Laherrere)在1998年3月的《科学美国人》上发表文章《廉价石油时代的终结》。文章具有历史性意义。他们在文中提出了这一分析。在那篇文章中,他们认为,通过绘制该油田的分层曲线图,可以估算出任意给定地区的总可采原油。

(值得一提的是,上面提到的分层曲线图并不是根据发现日期来绘制的,那样会使曲线起伏更大。这让人想起《绿野仙踪》中的一位长官说一个男人的女儿“一个比一个漂亮”。“真的吗?”他问道。他回答:“是的,你得把它们排成那样。”)

分层曲线图使坎贝尔和拉黑尔得出结论:世界上近一半的常规石油已经被消耗殆尽,他们坚持认为(假设是真的)产量将在那时达到顶峰并下降。对那些不擅长评估石油资源的人来说,这些数据明显、丰富的曲线足以令其信服。

但许多批评人士指出这种方法包含三个缺陷。首先,在该种方法之下,无法预测到新盆地的发现。其次,正如美国地质勘探局的托马斯·阿尔布兰特(Thomas Ahlbrandt)和T·R·克里特(T· R· Klett)所指出的那样,油田储量的高估值提升了“分层曲线”,因此基于分层曲线图的储量估值往往会一次又一次地向上移动,这与分层曲线图能得出可靠估值的说法相矛盾。分层曲线图以英国政府的官方数据为依据,表明随着时间的推移,对油田规模的高估值意味着分层曲线图中会出现不同的渐近线。

多年来,科林·坎贝尔一直在解释这种现象仅限于美国石油行业。而他(曾在2004年接受采访时说,他不会与该作者辩论,因为他是一位“信仰治疗师”,而这位作者是一位科学家)最近承认,其对储量增长的认识是错误的。

但是更大的错误来自于一个假设,特别是珍·拉黑尔的假设,即一个地区的油田发现顺序和规模是由地质情况决定的,也就是说,这是科学的,不可改变的。但在许多情况下,政治甚至经济往往决定了曲线的形状。20世纪70年代以后,中东地区的油田面积急剧下降,这使得拉黑尔在2001年得出结论:人们已开采出该地区的大部分石油资源。

由于石油市场供过于求,伊朗、科威特和沙特阿拉伯等资源丰富的国家减少了勘探,但人们发现石油规模实际上减少了:为什么要寻找那些直到很久以后才能生产出来的石油呢?但在阿曼和也门等国,钻井工作仍在继续,并发现了一些小规模油田,这些小油田的发现似乎使分层曲线趋于平缓。

这一切都警示我们,依赖所谓的专家或对研究只进行浅层观察的危险之大。见多识广的人会意识到,绘制分层曲线图是错误的研究方法,特别是在中东这样的地区(政治上对勘探限制占主导地位),因此,该曲线对其产油量的估量是没有用的。媒体满足于仅仅引用反对的专家们的论点,但很少有人仔细研究这些论点。

对许多专家来说,花时间了解深度的问题显然是过于繁重,而对许多评论员来说,无论是推广核能或可再生能源等其他能源,还是提出具体的外交政策举措,他们都在自己的工作中引用了石油峰值倡导者的主张。

伊朗新油田的发现对石油供应意味着什么?显然,短期内不会有什么变化,但从长期来看,伊朗、伊拉克和沙特阿拉伯这三个资源丰富的国家在市场份额方面可能会发生更多冲突。但伊朗政府,出于政治原因甘愿牺牲经济以满足国家收入需求,而且这种情况不会很快改变。

( 译者:常雅馨  审校:卢鑫雅 )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