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可再生能源的好处被低估了吗?

 

【Stanford Earth网10月15日报道】科学家们根据某主要电力分销商的数据,估算二氧化碳和其他空气污染物的排放强度,并且着重强调该项研究的关键结果,为决策者减少电力系统排放而制定决策提供了重要信息。

决策者通过增加可再生能源、提高能源效率或实现交通电气化来减少二氧化碳和其他污染物排放,而问题在于:在制定干预措施避免空气污染危害健康时,怎样做效果最好?

要想解决这个问题,就要了解电力系统中各个发电厂不同时间段污染物的排放量。排放强度用来衡量电网上每单位能量产生的污染量。按照惯例,决策者和能源建模工程师会根据所有发电厂的年平均排放强度来估算电力系统干预措施所避免的排放量。但是,上述做法忽略了以下情况:许多干预措施仅对一些特定的发电厂产生影响,而且这种影响每天或者每年都有所不同。

某项新的研究表明,如果每小时收集边际排放量并把排放地点也纳入考虑,决策者可能会避免丢失重要信息。这种方法可以帮助决策者更清楚地了解不同政策和投资选择产生的影响。

重视区分“平均排放量”与“边际排放量”

科学家们通过对美国规模最大的电力市场PJM进行的电力分析,检测出平均排放量和边际排放量之间的差异。PJM每年发电约800万亿瓦时,足以满足美国五分之一的电力需求,约占美国电力产业排放量的20%。科学家们将此次研究成果发表在《环境科学与技术》(Environmental Science & Technology)上,调查发现,在估算干预措施可避免的排放量以及对健康、环境和气候变化带来的损害时,忽略边际排放量与平均排放量之间的差异会导致较大的误差。

研究人员表示,如果使用PJM的平均排放强度衡量某些干预措施产生的影响,可能会低估减损效果,这比采用边际排放量来衡量的结果低了近50%。换句话说,使用平均值或许只能让决策者看到干预措施实际效果的一半。尽管效益巨大,但实施起来可能会受到阻碍。

Inês Azevedo是斯坦福大学地球能源与环境科学学院(斯坦福大学地球,Stanford Earth)的资源工程系副教授,是这项研究论文的其中一位作者,他表示,政府官员向来使用平均排放强度来计算电力污染值,但在某些情况下,如果不采用边际排放的方法,会做出错误判断。

研究人员还强调最新排放强度估值的重要性。他们的论文表明,使用过期仅一年的估算数据就可能高估25%至35%的减损效果。

Priya Donti是卡内基梅隆大学(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的博士生,也是这项研究论文的合著者之一,他说:“电网变迁迅猛,排放强度的数据常常出现大幅滞后。我们的研究表明数据更新的重要性。”

完善政策

Azevedo提到气候组织制定的气候行动方案时表示,“波士顿大学利用我们先前在边际排放量方面做过的一些工作,通过对不同采购措施减少排放量的程度进行建模,来决定在何处采购可再生能源。想想其他决策者是不是也会利用相同手段来给城市和州一级的气候行动计划提供信息,这非常有趣。”

Donti称,这些手段可以帮助决策者了解不同政策和投资选择产生的影响。 他说:“我们希望能够帮助他们规划干预措施,最大化地应对气候变化并改善人类健康。”

( 译者:丁阿雪  审校:刘会兰 )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