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不在保护区开采石油?


【Oilprice网9月8日报道】北极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ANWR)一直引起那些关心美国能源安全的石油高管、各州及联邦政治家的兴趣。直到压裂法出现,许多人才认为ANWR在增加石油和天然气供应的勘探方面是“最后的边境”。几十年来,关于打开还是关闭ANWR的争论一直反复出现。若可以解决不可避免的诉讼事件,唐纳德·特朗普的内政部就通过租赁拍卖提供钻井服务。

但是,一旦ANWR的租赁拍卖真正发生,内政部的“特朗普同僚们”会感到失望。很少有上市石油公司愿意投标。尽管那些公司仍掌控大部分勘探和生产项目,但屈于投资者的压力,他们会避免此类大额度支出。

目前,石油市场从扩展业务中退出的苗头已显现。例如,英国石油巨头BP最近将其在阿拉斯加的全部资产出售给私人控股公司Hilcorp。与所有上市公司一样,BP必须让投资者满意,才能保障拥有足够的现金流,以维持公司业务的正常运行。

确实,所有能够在阿拉斯加开展勘探与生产业务的大型上市公司,需要站在投资者、特别是重要投资者这一边。他们可以很好地察觉到,这些上市公司对他们造成的“伤痛”。挪威主权财富基金和一家由跨宗教企业责任中心管理的集团共同管理6万多亿美元的投资金额,在许多钻井公司都拥有相当高的股份。这两家机构同时提醒道,因为一些公司想要勘察甚至发展像ANWR这样的大型区域,所以它们可能出售这些公司的股份。的确,持有英国石油公司和壳牌(Shell)逾2%股份的挪威基金已经出售了西方石油公司和其他美国独立公司的股票。

对于上市公司来说,这些危及到它们底线的因素出现地不合时宜。因此,许多这类公司几乎都从S&P 500指数中消失了。虽然1979年,这些上市公司约30%都位列S&P 500指数,但不到2017年年低,这一比例只占6%,2018年年底甚至低至5.3%,今年八月甚至只占4.4%。

尽管石油公司努力安抚股东,但投资者还是不断地轻视该行业。八月底,按着EIG排名,最大的石油上市公司埃克森美孚在成立九十年的S&P 500指数中首次跌出前十,宝洁和强生等公司均有同样遭遇。

在这种情况下,各大石油高管正争先恐后地通过回购股票、支付更多股息、避免任何可能恐吓或激怒对方的行动来满足剩余投资者的需求,比如在ANWR钻探。为这样的项目开绿灯,除了会惹怒小股东们外,也可能引起挪威主权财富基金等重量级基金的怒火,因为后者试图制止此类活动。

远离ANWR的另一个原因是,人们可能不再需要该地的石油。随着汽车制造商开始生产销售大量电动汽车(EV),20年后,全球燃料使用量可能大大降低。加州和一些国家通过税收优惠和其他福利(如不支持石油动力车辆的快速通勤车道特权)来鼓励电动汽车车主,已经让这一趋势初见端倪。消费者喜欢这样的做法。从年初至今,在挪威销售的新车中,超过50%的是电动汽车。现在,电动汽车数量占加州车辆的3%,汽油使用量也随之下降了。

( 译者:刘会兰  审校:段宇 )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