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转型将颠覆地缘政治

【OilPrice网1月21日报道】一份调查清洁能源转型对地缘政治影响的新报告显示,可再生能源迅速应用将“重新描绘21世纪的地缘政治地图”。

应国际可再生能源署的要求,能源转型的地缘政治全球委员会(Global Commission on the Geopolitics of Energy Transformation)撰写了这份报告。该报告表明,可再生能源的兴起可以极大地提高能源的独立性。

因为能源不再仅仅是石油和天然气这种地理分布极不均匀的自然资源,而是可以借助太阳能和风能,以技术手段产生,所以许多国家将能通过转向可再生能源,改变以往受价格飙升和供应遭切断影响而不堪一击的状态。此外,随着化石燃料逐渐失去全球能源系统中的领导地位,霍尔木兹海峡或马六甲海峡等海运咽喉的战略重要性将会降低。

另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可再生能源的规模几乎可以无限扩大,也可以分散装机。国际可再生能源署的报告认为,可再生能源的分散性将成为民主化的一股力量。该报告称:“可再生能源也将是民主化的有力工具,因为它们使得分散能源供应成为可能,从而赋权于公民、当地社区和各城市。”

可再生能源和化石燃料之间的一个关键区别是成本。可再生能源是技术,而不是有限的自然资源,制造和部署更清洁的技术会降低成本。报告称:“可再生能源的边际成本几乎为零,其中一些能源,如太阳能和风能,每增加一倍产能,成本就会降低近20%。”。这与自然资源截然不同,在自然资源中,由于稀缺,需求越高价格也越高。

所以,即将到来的能量转型有很多可喜之处:海运咽喉少了,价格波动少了,个别地区手中集中的权力也更少。

此外,对于欧佩克内产油大国等化石燃料出口国来说,向清洁能源过渡带来了严重的风险。在世界能源转型过程中,各国的情况显然取决于它们的化石燃料消费/生产量,以及它们对自身利用清洁技术的定位。

问题是,许多化石燃料出口国正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甚至在面临越来越大风险的情况下,大力发展石油和天然气。尽管几年前沙特提出了沙特2030愿景并对此大肆宣传,但现在备受诟病的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似乎放弃了这一转型计划的崇高目标。

相反,沙特正投入大量资金扩大石油生产能力。能源资讯公司伍德麦肯兹表示,尽管自2014年以来,全球上游石油和天然气支出下降了40%,但沙特却是一点都没降。

事实上,这之中存在反常的逻辑在起作用。

沙特毫不否认世界石油需求逐步走向峰值,也不否认可再生能源已然兴起。“能源转型和石油需求可能在未来20年达到峰值的威胁已经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伍德麦肯兹的杰西卡·布鲁尔(Jessica Brewer)在评论中表示:“即使是成本最低的生产商也不想冒风险把低成本石油留在地下。”。沙特正忙着投资石油行业,好在石油需求峰值来临之际成为最后一批原油生产国之一。

但是,向清洁能源过渡的受益者不仅仅是大型富裕国家。国际可再生能源署的报告以冰岛为例,称冰岛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表明基于可再生能源的经济转型能带来好处”。在20世纪,冰岛从一个高度依赖进口煤和石油的欧洲最穷国之一,发展成为一个生活水平很高的国家,100 %的电力来自水力和地热能源。”

( 译者:张嘉栩  审校:靳雨婷 )

分享到
更多